您的位置:彩票论坛哪个好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秘書做了老總的性奴
秘書做了老總的性奴

金凤彩票论坛:秘書做了老總的性奴

***   ?。   。   。?br /> 忙碌的日子時間總是過得飛快,感覺并沒有過多久,已經到了媽媽來新公司一個月的日子。
  江總的公司已經邁上了正軌,江總也不用像剛開始那樣整日忙碌奔波。
  作為公司的老總,自由的上班時間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下午五點半,江總坐在自己家別墅一樓大廳的沙發上,喝著茶,門鈴響了,保姆引著剛剛從江總公司下班,還穿著制服的媽媽從門外進來,媽媽在江總面前毫無尊嚴地跪下,請安。
  「向秘書在我這個公司待的還習慣嗎?」江總低頭笑問媽媽。
  「還好……」媽媽答道。
  「恩。那我就給老郭打個電話,讓你在這多待兩個月,哈哈」江總大笑。
  也許看到平時一臉嚴肅的江總難得像今天這樣,媽媽也頓時有些『得意忘形』。笑著接口道:「看來江總是不舍得讓人家回去了嘛?!固戰艿牧扯偈背亮訟呂?,「你該叫我什么?」「是……主……主人……賤奴錯了,請主人息怒?!孤杪瓚偈彼ヒ蝗?,跪在了江總跟前。
  「看來你最近是有點得意忘形了,衣服脫光?!菇芩底潘媸秩映鲆桓齪焐釗υ詰厴?。
  不一會媽媽脫了個精光,全身上下一絲不掛,只有脖頸上套著一個項圈,不一會兒,一位成熟美麗的OFFICELADY就變成了一條誘人的熟女狗。
  江總拍拍赤裸著跪趴在自己面前的媽媽,扯著她的狗鏈拽到了二樓的調教室里。
  這是江總新收拾的地,里面擺放著很多他淘到的玩具,墻上最顯眼的地方掛了三條鞭子,紅色的,很帶感。
  靠著墻的地方擺著一張長桌,桌子最里邊用架子架著一根八寸長兩寸寬的薄竹板,桌上擺著三盤水果,前面還放著香爐,整日焚著香,不知道供奉著什幺東西。
  「去那里跪著?!?br />  江總指了指桌子前面的地面,眼睛抬也沒抬,對媽媽說道。
  媽媽聽話的爬過去,臀部抵著腳跟跪得筆直。
  江總上前一步,站在桌子側面,背對著媽媽,拿下了架子上的那根薄竹板。
  「啪啪」,江總右手拿著竹板,輕輕的在左手掌心拍了拍,試探了一下力度,然后眼神瞥向媽媽。
  「看來是應該給你立點規矩,不然還不知道你會蹬鼻子上臉?!菇苡鍥?,媽媽卻刷的一下白了臉。
  是的,她是什幺身份呢?不過是匍匐在主人腳下的一條賤狗罷了,連給主人提鞋都不配,又有資格在主人面前胡言亂什幺語呢?更別說,媽媽一想剛才的事情,臉色更加難看,自己居然還胡亂猜忌主人的想法,自己賤,就把別人想的跟自己一樣賤,主人怎幺回事這樣的人呢?看來真的是最近的日子過得太理想,腦袋有些飄飄然了。
  「賤狗知道錯了,求主人責罰?!?br />  媽媽表情認真而虔誠。
  「轉過來,對著我?!?br />  媽媽剛剛調整好姿勢,江總的板子就抽上來了。
  「啪?!怪癜迓湓諑杪枳齏繳?,灼痛感激的媽媽眼淚差點涌出來,不過被她硬生生的忍住了。
  「啪」,「啪」,兩個板子一左一右扇在媽媽兩邊臉頰上,留下兩截通紅的竹板印記。
  「知道錯了?你錯在哪里?」江總語氣更加冷漠,他狠狠地盯住媽媽的臉頰,手上動作不停,依舊狠狠地抽上去。
  「啪」「啪」「啪」「啪」……抽打聲清脆而連貫。
  「賤、賤狗、不、應該、胡亂、臆測主、人的意思,」媽媽努力忽略抽在臉頰上的板子的影響,講話說的盡量清晰,「還有,賤狗不應該貶低尊貴的主人?!菇堋負恰溝囊恍?,左手接過板子,右手掄圓糊了媽媽兩個大嘴巴子。
  「跪直了!」
  「就這樣吧,今天就定為你例行懲戒的日子?!菇糇嘸覆?,江總從墻上取下一根鞭子,用鞭子點了點腳下的地。
  「滾過來,趴好了?!?br />  江總將鞭子在手中對折,鞭身在另一只手掌掌心點了幾下。
  「自己數著?!?br />  「啪啪……」鞭子夾雜著風聲,落在媽媽的背上,臀上。
  本就不是情趣什幺的為了挑起媽媽的欲望,以懲戒為名的鞭打每一下都非常狠戾。
  江總揮舞著鞭子,每一次下落都在媽媽的身上留下一道鼓起的鞭痕,紅彤彤的。
  「二十二」
  ……
  「四十九」
  「五十」
  媽媽努力保持著清醒,清晰地報著數,強忍著將到口的痛呼聲吞下,媽媽的嘴唇被噬咬的血肉模糊。
  江總收回鞭子,目光涼薄地看著媽媽。
  「你要牢記,作為一條狗,只有聽話才能獲得主人的寵愛?!埂副藪蠆還饈俏順頭D?,更多的是要讓你牢記這次教訓?!埂改閫綽??」
  媽媽咬著牙,緩緩點了點頭。
  赤裸的身上,遍布著縱橫交錯的鞭痕,紅中帶紫,很難看出原本膚色白皙的樣子。
  「記住了嗎?」
  「是?!?br />  江總咧唇一笑,忽然提腿一腳踹上媽媽的后背,拿著板子朝媽媽沾染了少許鞭痕的屁股狠狠抽打。
  「一,」媽媽反應過來,趕緊開始報數。
  例行懲戒不是簡簡單單抽上幾十鞭子就完事了的,他的目的,是要讓媽媽從里到外都心服口服。
  并不是情趣挑逗所以在又經歷了夾指頭,滴蠟,踩踏之后,江總才罷了手。
  捏著媽媽的下巴,輕輕上抬,另一只手撫上媽媽紅腫不已的臉頰。
  「張嘴?!?br />  江總直著站起身,拉下褲子的拉鏈,將陽具「啪」的一下打在媽媽臉上。
  媽媽已然被打的有些神志恍惚了,張嘴含住江總的陽具,舌頭反射性的就舔了上去。
  江總伸出兩根手指捏住媽媽的鼻子,陽具順勢往外拉了拉,然后一股溫熱的液體射入了媽媽的嘴巴。
  「喝掉?!菇鼙砬橐讕裳纖?。
  媽媽忍受著反胃的感覺,小口的吞咽著嘴里的尿液,爭取不讓一滴露出來,喝罷還舔干凈了江總的肉棒,舌頭舔著嘴唇一臉的回味狀。
  「好喝嗎?」
  「嗯?!孤杪璨壞牡閫?,「主人的圣水真好喝,謝謝主人賞賜?!菇芟瓶蛔?,被子下,正有一個反手綁著像個粽子一樣的女人,似乎還在睡夢中,嘴里居然還含著江總那半勃起的陽具。不用問,這女人就是媽媽了。昨夜江總玩弄了媽媽半夜,不但沒有回家,而是在江總的大床上,居然含著江總的陽具累的睡著了,夸張的是,媽媽的一只巨乳上還夾著一個鐵質的乳頭夾,上面掛著個鈴鐺,菊門里還有一個電動跳蛋在不知疲憊地震動著,顯然媽媽就這樣度過了一夜。江總的大手毫不客氣地揉捏媽媽的大屁股蛋子,自言自語的說:「這女人真不可思議,每天這么又綁又鞭打著玩兒,居然第二天就一點事兒都沒有了,連印子都留不下?!顧烈飧惺蘢怕杪璺仕鍍ü傻娜飧?,似乎很迷戀的樣子。半夢半醒間,媽媽似乎連屁股都成了敏感帶,瞇著眼哼哼著享受著江總的揉虐。
  「啪」地一聲清脆的響聲,江總冷不防在媽媽的大屁股上扇了一巴掌。媽媽受到刺激,醒了過來,一看是江總,媽媽忙爬下床來,恭敬地跪在地上,低下頭去,親吻了江總的腳趾,溫順地說:「母狗向主人問安,請主人好好調教下賤的奴隸……」「嗯,」李東應了聲,對媽媽說:「起來吧,今天還有正事要做,先去吃個早餐,」說著又一手抬起媽媽的下巴,說:「小母狗,去好好清潔一下,今天要多洗一次,一會主人吃完早餐,要看到你干干凈凈地在客廳等著我?!埂甘恰孤杪璧閫反鷯ψ?,然后向浴室爬去。按照規定,媽媽每天早上睡醒,除了刷牙洗臉之外,還必須清洗身子,然后用浴室中準備好的灌腸器具給自己灌腸兩次,先用沐浴液兌水灌腸清洗,之后用清水再一次,保證媽媽后庭的清潔。并且要排干凈尿液。媽媽老老實實地按照主人的吩咐,清洗了三次后庭,最后一次時,后庭里流出來的水已經清澈而干凈,甚至有淡淡的沐浴液香味了。
  媽媽除去身上的各種道具,規規矩矩地跪在客廳的一個小角落里,等著主人吃早餐出來,最近這幾天,江總還在客廳里專門設了一個專門讓媽媽罰跪的地方,一般就是在這個小小的角落里等待主人做事,也沒辦法躲避保姆異樣且鄙視的眼光,只有在這里乖乖跪著,等待隨之而來的調教。主人給媽媽規定了專門等待的跪姿,地板上有一根固定著的樹膠材料的假陽具,在媽媽等候主人的時候,媽媽就面對這個假陽具跪著,低著頭高高撅著屁股,兩手分別抓著自己的兩瓣肥美的臀瓣,努力向外分開,讓媽媽的菊花暴露在空氣中,媽媽的鼻尖剛好觸碰在假假陽具的頭上,舌頭伸出,品味弄著假陽具的棒身,就這么等待著。
  同時,江總還在屋子的許多地方固定了一些木制和塑膠的假假陽具,比如墻上較矮的地方,臥室的地板上,浴室里的鏡子下方等等。而媽媽隨時要按照主人的吩咐,使用媽媽身上的各個洞,不管是小嘴,還是陰道菊花去套弄他們,以達到對媽媽內心的徹底淫化。
  這次并沒有讓媽媽久等,不一會,江總就從餐廳走了出來,媽媽一絲不掛就這么保持著跪著等候的姿勢,居然下體已經濕透了,滴滴晶瑩的玉露從媽媽兩腿之間留下來。翹起屁股跪著的姿勢讓我的兩瓣豐滿臀肉張開,淫穴和屁眼都暴露在空氣中,偶爾有清風吹過,下體涼絲絲的感覺,讓她的屁股興奮地輕輕發顫。
  「騷貨,舔個假雞巴都能濕成這樣?」江總走出來,看到媽濕漉漉的下體,笑道。隨手在媽媽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好了,今天我有些事情要出去,你這騷貨就在家等著,不用去上班了,回來會讓你好好表現表現你的下賤的?!孤杪枇Υ鷯?。
  江總去處理公司的事宜了,過了半個小時,媽媽手機響起一條短信提醒,是江總發來的,媽媽看完任命般嘆了口氣,再過一會,只見媽媽直直地跪在別墅門口,兩只乳房上用帶著鋸齒的鋼夾夾著江總的內褲,小穴已經被一個粗大的帶著顆粒的電動陽具深深插入,在瘋狂扭動著,就這樣痛苦并快樂著等待江總的歸來,期待著新的更加下賤的調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