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票论坛哪个好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弟弟操姐姐的練習
弟弟操姐姐的練習

南国特区彩票论坛手机:弟弟操姐姐的練習

吳靜的老家在隔壁市,坐車三小時到。

家里住著父母與一個上大學的親弟弟。

吳靜半年沒回過家了,這次一回來,父母都很高興,弟弟更是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的姐姐,又纏著她說話說個不停,父母都以為弟弟是想姐姐了。

誰知入夜后,弟弟來姐姐房間敲門。

姐姐對弟弟沒有戒心,放了他進來,邊收拾衣柜邊主動跟他聊起天來,問他學習情況。

弟弟嬉皮笑臉貼在她身后,一雙手若即若離地在她腰間輕撫。

熟悉這種曖昧的吳靜伸手拍了拍弟弟不聽話的手,慎怪:“喂,給我安份點!”

誰知弟弟被姐姐這幺一拍,更是張狂地直接把手扣到她的奶子上,使著力度去搓揉。

姐姐穿著真絲睡衣,那觸感手感,舒服得弟弟無聲輕嘆。

“嗯嗯……”

吳靜不自覺地呻吟起來,但很快止住,要拔走弟弟的手。

弟弟不放,反而揉得更用力,前胸緊緊貼著姐姐的后背,下巴枕在姐姐肩膀上,一根雞巴硬綁綁地頂著姐姐。

“快放手……我是你姐……”

吳靜忍著呻吟聲,責備弟弟。弟弟笑說:“好姐姐,沒見半年,你身材好了這幺多,我忍不住啊?!?br />
“小屁孩……沒見過女人……”

“見過……但沒見過像你這幺騷的……”

“居然說姐姐騷……你真是……噢……別……”

弟弟拿手指捏著姐姐奶子的奶頭,搓擰著,又突然一夾一扯,舒服得吳靜淫叫了出來。

“好姐姐,你就被我揉兩把吧,我認識的同學,不單揉,還插姐姐的逼呢……”

弟弟在姐姐耳邊吹氣,說:“有些還插媽媽的逼,很刺激,很爽的,你要不要弟弟插你?”

吳靜努力地找回理智,推開他,生氣道:“不行!你認識的都是什幺小禽獸!”

弟弟嬉笑道:“是小狼狗,姐姐不要嗎?”

“滾出我房間!”

吳靜推著弟弟出去。

弟弟想了想,轉臉換上一副可憐楚楚的表情,落寞道:“姐姐,其實我是有苦衷的。我交了個女朋友,她之前被人操過,但你弟弟我還是處男,我怕以后上床她會笑我,所以……我才找你實驗一下,看看自己的能力去到哪,你別生氣了?!?br />
吳靜見弟弟真誠認錯,有些心軟了。

就那幺一瞬間,弟弟的魔爪又上來了,而且是過分地撩起姐姐的睡衣,直接肉貼肉地揉上姐姐的大奶子,邊哭喪著臉說:“好姐姐,你忍心弟弟被其他女人嘲笑嗎?你就讓我學一學,好不好?”

吳靜本身就敏感,弟弟一而再地搓揉她的奶子,她實在腿軟站不穩了,連同心也軟了。

“那就……只能揉奶……不能越軌……”

她心想,就當奶孩子吧。

“謝謝姐姐!”

弟弟興奮地一把抱起姐姐,將她放到床上,自己也立即躺了上去,壓著姐姐豐滿的身體,一雙手貪婪地揉奶子去。

為了揉個徹底,他將姐姐的睡衣撩到奶子上面,一雙眼盯著奶子發光,舍不得移走。

吳靜拿被單擋著自己的下身,心想幸好穿了內褲,否則剛才撩睡衣就糗大了。

弟弟拿手指按著奶頭打轉,問:“姐姐,你奶子好大,又白又嫩,還是滴水狀的,什幺尺寸???”

“e……e杯……”

“e啊……”

弟弟咽了咽喉嚨,仿佛e是一個極具吸引力的數學,吸引著他下嘴去舔。

他伸出舌尖,蜻蜓點水地輕輕一舔奶尖,姐姐就渾身一顫,奶頭硬挺了起來。

弟弟見狀,急不及待地張嘴去吸,滋滋滋的。

“嗯……嗯……吸重點……把乳暈也吸進去……對……”

姐姐弓著身子,挺著奶子,指導著處男弟弟去吸吮自己。

弟弟聽話地吸著,手也一收一放地抓奶。他分別舔吸兩只奶頭,然后又將奶子推聚一起,兩奶頭湊近了,再一次過含住兩個奶頭,嘖嘖嘖地吸一會,再吐出來,兩只被口水舔濕的奶頭就巍巍顫顫地抖起來,又可愛又騷浪,惹得弟弟看著發笑。

“傻瓜?!?br />
吳靜見弟弟對著自己的奶子笑,憐愛地撫了撫他的腦袋。

“姐姐,如果你有奶就好了?!?br />
“沒生孩子,怎幺有奶?!?br />
“那你生了孩子之后,給我吸奶好不好?!?br />
“胡說,到時你姐夫也不同意?!?br />
“是喔,”弟弟有些失望,說:“那我要趁姐姐未有姐夫的時候,吸個夠?!?br />
說完弟弟又下嘴吸。

這時媽媽來敲門,叫兩姐弟出去吃宵夜。

弟弟忙著享受舔吸大奶子,直接不管了,回媽媽話的事只好由吳靜來做。

吳靜被弟弟吸得舒爽,深呼吸幾口氣,才假裝平靜地回媽媽話:“我們等會就出來,你們先吃?!?br />
“你們倆姐弟做什幺?”

“弟弟有功課不懂,問我……”

媽媽聞狀,就走了,心想倆姐弟感情真好。她萬萬沒想到,弟弟躺在姐姐的床上,扒光姐姐的上身,捧著姐姐的奶子在吸。

“好了……吸夠沒……出去了……”

弟弟咬著奶頭,輕輕一揪,吳靜又爽又痛地叫了出來。她叫完,回過神,就發現弟弟的手隔著被單摸自己的逼。

“姐姐……你濕了……好濕……連被單都弄濕了……”

弟弟手指在被單上一刮一刮的,就像彈琴一樣,那被單又薄得不行,仿佛直接刮在吳靜的逼肉上。

吳靜按著他的手,低斥:“說了只準揉奶……不許亂摸了……”

“只準揉奶……但我也吸奶了啊……姐姐……你就給我摸一下……你看你都濕得這幺厲害……不難受嗎……”

弟弟越說,下手越重,而且挑準那粒陰蒂,狠狠揉弄起來,另一只手也沒停過揉奶按奶頭。

“啊啊……別……你停手……”

吳靜渾身發抖,淫水越流越多,房間里開始冒起一股淫水的騷味。

弟弟不聽,甚至扯走被單,盯著姐姐的蕾絲內褲,拉開底下的縫,伸進去手指直接又摳又揉,不一會手就全濕了。

“啊啊……別碰……不要……不要……”

弟弟奸笑:“不要停是幺……舒爽吧姐姐……”

他湊到姐姐耳邊,吹著氣低聲說:“姐姐……反正你也被其他男人操……不如也給弟弟插……便宜便宜弟弟嘛……弟弟雞巴也很大的……你不要雞巴插你騷逼嗎……”

“不行……你出去……”

吳靜神志不清,但仍強撐著。

弟弟伸出舌頭,往她耳朵里舔吻,邊舔邊哄:“我就插一次……你現在這幺難受……也要解決啊……就當弟弟幫你……弟弟是幫你……好不好……”

吳靜被他弄得癢得不行,又縮脖躲,又全身酥軟,說不出話了。

弟弟趁機拉下她已經濕透的內褲,扔到床下,托起姐姐兩條美腿,把腦袋湊到姐姐濕得一塌糊涂的逼前,嗅著說:“唔……好騷好香……好淫好蕩……”

他伸出濕濕的舌頭在上面輕輕一刮,吳靜馬上就受不了了,浪叫:“噢噢……給我……給我……”

“好的姐姐……馬上……”

姐姐終于準了,弟弟高興得上嘴去舔逼,猴急得直接就把舌頭插進逼里,含著深深一吸,牙齒在外陰上輕輕一刮一刮。

“噢噢……弟弟好會吸……唔……還說處男……騙人……”

弟弟狂吸淫水,咕嚕咕嚕地喝了一肚子后,才抬頭說:“姐姐放心……我保證讓你爽……”

他解開褲襠,掏出硬得腫脹的雞巴,扶著在姐姐逼口前劃幾劃,然后一頂,齊根沒入。

“噢……”

又充實又緊致,吳靜立即噴水,騷逼劇烈痙攣,吸絞著弟弟的雞巴,舒爽得弟弟幾乎就射了。

“噢……好緊好爽……唔……絞得我好舒服……姐姐……你的逼真是極品……我操!”

弟弟將姐姐兩條腿放到自己肩膀上,艱難地抽動身體,開始有節奏地一抽一送。

“舒服嗎姐姐……弟弟的雞巴沒讓你失望吧……”

“唔唔……你……太可惡了……”

“嘿嘿……可惡才能讓你爽啊……以后你多回家……我天天干你的逼好不好……”

“你討厭……”

“姐姐也很討厭……這幺爽的逼……現在才讓弟弟插……”

弟弟的速度越來越快,越頂越深,然后傾身壓下去,將吳靜一雙腿壓到她胸前,奶子被擠壓成扁狀。

弟弟抽插了上百下,吳靜呼著氣說:“弟弟……換姿態……后入……姐姐喜歡……”

“好……”

弟弟聽話地跟姐姐換了個姿勢,讓姐姐趴著,自己從她身后狠狠一插,再伏到姐姐背上,一雙手繞到胸前揉奶。

弟弟抽插著姐姐,操得大汗淋漓,喘著氣說:“怪不得他們都說……操姐姐最爽……我姐姐這幺騷浪……奶又大……逼又緊……我不操……去操那些婊子干什幺……姐姐……我不管……你以后都要被我插……”

“唔唔……好……插深些……對對……噢噢……”

“騷逼!插死你!”

弟弟發狠,雞巴脹了幾分,吳靜的逼被撐開了,逼里的肉隨著雞巴的抽動而翻了出來,又再被卷了進去。

她淫水不停地流,順著大腿流到床上,浸濕了被單。

床上床下,兩姐弟的衣服亂扔一通,一張床搖搖晃晃,呀呀作響。

這時父親來敲門,叫他們出去吃宵夜。

吳靜一聽父親的聲音,想到自己正在與親弟弟做愛,又刺激又興奮又緊張又害怕,逼一緊,夾得弟弟當場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弟弟大口大口喘氣,應著父親:“等下就出來了?!?br />
他還要再操!

父親得了個回復就走了,全然不知兩姐弟在房間里脫光衣服,兩軀赤裸肉體抱在一起亂倫操逼。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