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票论坛哪个好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姐妹小腳丫
姐妹小腳丫

七星彩论坛特区彩票论坛:姐妹小腳丫

回家已經將近一周時間了,隨著時間的流逝年味也越來越濃了,不過這段時間我卻是最難熬的,家里忙著辦年貨,我都沒什么時間玩的。

  期間我也忙里偷閑的半夜出去過一趟,在網吧里遇見了一還看得過去的美女,剛想和她對視,控制住她把她變成女王來踩踏我的時候卻發現她的男友也在旁邊,無奈,只能作罷。

  躁動不安的情緒一直在我體內蔓延,一直到了這天的下午一點左右,門鈴聲響起,我剛一開門就看見二叔一家笑盈盈的出現在門口,連忙把他們迎了進來,當看見走在最后面的那一對姐妹花的時候我差點沒認出她們來!

  七八分相似的容顏,一高一矮,兩人都穿的相同款式的緊身羽絨服,姐姐腳上是一雙黑色的褲襪,腳蹬一雙黑色的平底短靴,妹妹腿上的一雙白色的褲襪,腳蹬一雙白色的帆布鞋??吹夢沂切睦鏌徽蠹ざ?!兩人是二叔的兩個女兒,大的叫杜悅,今年上高一,小的叫杜蕓,今年上初二。在我眼里都是可愛的小蘿莉??!我強忍住給她們倆跪下舔鞋子的沖動把她們迎進了屋里。

  來了客人免不了一陣寒暄,不過兩位妹妹表現得就有些冷淡了,只是相依著在沙發的一角安安靜靜的玩著手機,我也很是郁悶啊,兩位妹妹被褲襪包裹著的美腿顯得那樣誘人!一黑一白相得益彰,特別是剛才掉了一顆豌豆在地上,杜悅妹妹不經意間的把豌豆踩在腳下,纖細的腳踝帶動著黑色短靴不停的碾著,看得我小弟弟都快忍不住了!

  「杜悅、杜蕓,走吧,我們和大伯一家去街上逛逛吧?!勾筧嗣瞧鶘砭妥急賦萃庾?,可兩位妹妹似乎都不愿意出去逛,二叔有些生氣了,準備強行拖著她們倆上街去,還一個勁的說她們要多運動。

  這個時候我就站出來為兩位妹妹說話了,最后的結果就是父母陪著二叔他們去逛街,而我就在家里陪兩位妹妹。站在窗戶邊看著他們說說笑笑的走遠了我按捺住內心的激動,走到兩位妹妹身邊喊了一句:「妹妹們??!」

  兩人不約而同的抬頭看了我一眼,剛和我一對視兩人的瞳孔就變得有些渙散了,拿在手里的手機也被放在了一邊。我知道那是兩位妹妹已經準備好踩踏我的前兆了!

  控制住她們倆后我順勢就跪在了她們倆的面前,低頭伸出舌頭對著她們倆的鞋子一人舔了一口,多日來積聚的欲望終于要得到發泄了!

  我順勢躺在了她們倆的腳下,對著她們說道:「來吧,無情的踩踏、揉虐我吧!」

  話音剛落,杜悅的靴子就一前一后的踩在了我的臉上和胸口上,而杜蕓的帆布鞋則是隔著褲子在我小弟弟上摩擦著,碾動著!

  杜悅的一只短靴就踩在我的臉上,我伸出舌頭剛剛好可以舔到她靴子的邊緣,一股皮革的味道頓時彌漫在我的嘴里,那種感覺讓我越發沉迷于其中。她的另外一只靴子踩在我的胸口上,踮起腳尖用靴尖順著我的胸口慢慢的挪動,靴底的花紋刺激得我小弟弟更加膨脹!

  而另外一位小蘿莉杜蕓則是雙腳交替著隔著褲子碾踩我的小弟弟,她的玉足小巧玲瓏,白色的帆布鞋更是讓我欲罷不能!小弟弟被她踩了一會后已經快要達到極限了。不過我可不想這么容易就噴出來,于是我又爬了起來,雙膝著地跪在杜悅的腳邊,杜悅很是配合的伸出玉足,踩到我的大腿上,杜蕓妹妹則是站到了我身后,我已經放寬了對她的控制,我想看看她到底會用怎樣的方法來揉虐我。
  出乎意料的,看似文靜的杜蕓直接一腳踢到了我的后背,我措不及防間像前一倒,腦袋直接沖到了杜悅的胯下,帶著少女獨特氣味的感覺頓時襲來,而那被杜蕓折磨的快感更讓我欲罷不能,于是我也放寬了對杜悅的控制,用系統激發了她們內心深處的女王屬性。

  「你個賤人!踢死你!」杜悅感覺到了我的鼻子在努力的呼吸她胯下的空氣,她直接抬腳對著我的頭就是一腳踢了過來,我吃痛之下順勢躺在了地上,然后便感覺到了四只鞋子交替的,不停的踩踏在我身上!

  蘿莉樣的兩位小妹妹此刻化身女王,短靴和帆布鞋一腳一腳的不停的踢在我身上,我能夠感覺得到杜悅踢下來的力道要大些,她的靴底也要硬一些,她對著我的胸口的臉不停的踩踏著,杜蕓因為年齡的問題力道比較小,可她卻用踢的,用帆布鞋踢我的腹部。

  也許是踢累了吧,杜悅一腳踩在我的臉上,居高臨下的說道:「賤人!舔我的靴子!」

  我知道這是她內心女王屬性被系統喚醒了,現在我基本上都是這樣玩,讓女生根據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來揉虐我,于是我跪在地上又給她磕了三個頭說道:「主人,賤奴絕對服從您的命令?!?br />
  不過我瞥了一樣杜蕓,看了看她那小巧玲瓏的玉足和白色的帆布鞋,因為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回來,于是為了抓緊時間,我知道今天是只能被一位女王玩弄了,反正過年機會多,就先被杜蕓揉虐吧,于是我戀戀不舍的控制杜悅睡著了,看了看她的黑色短靴,想著隔幾天一定要讓她用那小巧玲瓏的玉足來揉虐我的小弟弟!

  杜蕓那副可愛的蘿莉臉龐上顯露出與氣質不相符卻格外誘惑的女王氣場,冷冷的說道:「賤狗,舔鞋!」說完,把白色帆布鞋伸到我的嘴前。

  我跪在杜蕓的腳下,用手拖著鞋底舔起她的帆布鞋來,那種被自己表妹揉虐的快感更加刺激,杜蕓的腳上帶著少女特有的氣味。而且在我舔她鞋的過程中,不時聽到她的笑聲。

  等我把她的兩只鞋都反復舔了多遍后,她從沙發上下來站在地上又一動不動了,我想了想,知道是系統的問題,于是把系統里自帶的女王屬性灌輸到了她腦子里,反正杜蕓以后也會成為學校里萬眾矚目的女王,還不如現在就來培養一下,經過這段時間對于系統的了解,我發現那些被我用系統控制過的女生后面都會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股女王氣息。

  我抬頭看了杜蕓一眼,果然,她的眼神變了變,我知道那是系統在起作用了,然后她讓我趴在地上接著舔她的鞋。我連忙躺在地上,她一腳踩到我的嘴邊,居高臨下的踩著我,而我則是繼續舔著她的帆布鞋。在我舔她其中一只帆布鞋的時候,她的另一只腳踩在我頭上揉搓。


  把玩了一會她的玉足后我又放松了對她的控制,她這個時候一腳踢到我臉上,似乎是責怪我剛才忘情的捧著她玉足那逾越的行為。

  「賤狗,把嘴伸到我的鞋中!」杜蕓想著辦法玩弄我,一邊說著一邊還用玉足在我嘴唇邊晃動,我很想一口把她的玉足含在嘴里!

  不過我還是遵照她的命令,連忙趴在地上,把嘴伸進她的一只鞋中,把眼睛放進她的另一只鞋中,努力的呼吸著她腳底的味道,鞋子里還帶著少女的體溫,有些濕潤,不過味道確實那樣的迷人。她見我這樣譏笑一聲后雙腳踩在我的頭上使勁往下壓。

  「說,你是什么東西!」

  「我是杜蕓主人腳下的一灘爛泥!」

  「不對,你就是我腳下的一個蠕蟲,我隨時可以輕輕地一腳就碾碎你!」
  「是,主人,求求主人饒命!」

  杜蕓的腦子里被系統的女王屬性完全占據了,而我的小弟弟也越發的膨脹,為了擔心一會他們就要回來了,我結束了這個游戲,重新控制住了杜蕓。

  我在她腦子里輸入了足交系統,把自己那堅硬如鐵的小弟弟掏了出來,于是杜蕓那被白色絲襪包裹著的玉足立馬將我小弟弟死死地夾住,用足弓部分慢慢的摩擦著,絲襪那極致的柔滑伴隨著少女的玉足絲毫要將我的小弟弟融化了!
  她那頑皮的腳趾也上下翻飛著,不停的按壓著我的小弟弟,我也扭動身體跟隨著她的節奏抽動著小弟弟,而最讓我難以忍受的是她那大腳趾居然按壓著我小弟弟的頂端和尿道,那股感覺是最不能忍受的,酥麻的感覺讓我就快要爽到天堂了!

  終于,在我身體的一陣陣抽搐和嘴里的呻吟下,一股股濃濃的精華出杜蕓玉足夾著我的小弟弟里噴了出來,不偏不倚,正好碰到杜蕓一臉都是!我頓時慌了神!

  杜悅、杜蕓姐妹倆離開已經三天了,還好我在家里大人回來之前消除了她們倆的記憶,不過這幾天我卻更加想念兩位妹妹那小巧玲瓏的玉足,每次一想到那光滑細膩的玉足踩踏在我身上和揉虐我的小弟弟就忍不住激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