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票论坛哪个好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捏爆總經理的蛋蛋
捏爆總經理的蛋蛋

福彩3d彩票论坛:捏爆總經理的蛋蛋

程霞是一名剛從護士學校畢業的漂亮迷人的18歲小姑娘。
  她不想和其她姐妹們一樣,進醫院當護士。因為那伺候人的工作又臟又累。她要自己把握自己美好的未來。
  憑借自己的漂亮、聰明,霞很快應聘到本市的開發區,當上了總經理秘書。
  霞在慶幸自己比其它姐妹運氣都好的同時,并不知道有一雙貪婪的眼睛正盯著自己。其實,程霞之所以成功應聘總經理秘書,并不是自己表現有多出眾,最根本的原因是40來歲的總經理看上了她的美貌。
  上班后,不懷好意的總經理處處關心體貼程霞。天真單純的霞一開始還十分秘書感激他??剎桓梅⑸氖輪沼詵⑸?。
  一個周末,員工都回家了。總經理忽然把程霞叫到他的辦公室,并隨手鎖上門,把她帶到里間屋去談話。談了一些無緊要的事之后,他突然向程霞表達了愛慕之情,一定要霞與他做一次愛,說是那樣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了。
  霞聽了非常生氣,起身就走。沒想到就在霞開門的時候,他猛撲上去,一把摟住了她的身體,同時一只強有力的大手捂住了她的小嘴?;姑壞瘸滔擠從徹?,總經理一下子就把她抱起來,強行把她拖到沙發上。事發突然,霞當時就傻了,不知道該怎么辦?心想:今天自己一定是徹底完蛋了。
  霞本是一個比較高傲、比較傳統的女孩子,雖有眾多優秀的男孩子追求,但她始終潔身自好,從來沒讓哪個男孩子碰過自己。沒想到竟然要毀在這個「老男人」的手上(40歲的男人對一個18歲的女孩兒來講已經是老男人了)。
  霞還沒回過神來,那老男人就欺身而上將了她按倒在沙發上,強行把她擺弄成仰面朝天的姿勢。霞嬌小的身軀被緊緊地壓在那寬大的沙發上,那流瀑般的披肩長發鋪在了她的肩膀下面。總經理淫笑著就騎到了程霞纖柔的腰上。霞驚恐的望著身上的男人,男人也用火辣辣的目光饑渴的盯著她的胸脯,眼里面流露出難以壓抑的極度興奮。
  他端詳了程霞一會兒后,兩只大手迅速的伸到霞的脖頸處,捉住了她的衣領,一下子撕開了粉紅色外套,接著又把整件撕開了的外衣從她的身子下拽了出來,丟在一旁。
  程霞可憐地尖叫一聲,罵到:「流氓,放開我!」但她的叫罵是徒勞的。
  霞里面綠色的連衣裙是緊身束胸的,躺著的姿勢讓她原本豐滿的胸部更加凸顯。總經理貪戀地盯著霞那堅挺的胸部,費力的吞了一下口水,近乎驚叫的贊嘆道:「果然是個小美人呀,我太喜歡你啦。今晚我們一起做神仙吧!」
  「啊,不要!」
  「不要,求求你!不要??!」 他的兩只大手粗暴扯下她的乳罩,蠻橫的褪下她的小內褲,就這樣,程霞一絲不掛地展現在這個陌生男人面前。此時,不斷的掙扎已讓她筋疲力竭了,眼睜睜的看著騎在自己身上的那個臭男人把自己脫的光溜溜的,男人身上散發出的濃濃的雄性氣息以及汗臭味撲面而來,程霞覺得一陣惡心。
  想到自己冰清玉潔的身子就這樣不明不白的交給一個比自己年齡大一倍還多的令人討厭的臭男人,程霞不禁失聲哭了:「求求你,不要,不要??!」總經理淫笑著:「別哭啊,小寶貝。不要什么?不要我的東西嗎?馬上就讓你嘗嘗做一個真正女人的滋味??!」總經理騎在程霞腰部的屁股漸漸向下移動,
  滑過了她的大腿,最后重重的坐在了她的膝關節上面,這樣程霞的雙腿便老老實實的了,而她的全身就都給他們制住了,程霞只能含淚咬住自己的嘴唇。
  「嘿嘿,小美女的毛不是很多呀?!棺芫砦蕹艿廝?。
  此時,程霞早已羞愧得無地自容,腦子里已經幾乎一片空白。她已經不再反抗,靜靜地躺在沙發里,就象死了一樣。
  總經理見程霞半天沒有反映,也就放松了警惕。他松開了抓住程霞手臂的一雙大手,飛快解開自己的腰帶,腿下西褲還有內褲,把成熟男人的下體毫無保留地暴露在少女面前。
  總經理挺著他的大陰莖,嘿嘿地淫笑著,撲向程霞。
  就在老男人裸體撲過來的時候,他那兩個沉甸甸的輪廓分明的睪丸激發了霞的靈感。她忽然記起了在學校時看過的一場電影,好像叫《鷹爪王》,說的是一個壞蛋武功很高、刀槍不入,萬般無奈之下是被正義的一方從后面掏襠捏碎睪丸制服的。就是這一點點記憶救了她。
  就在老男人撲過來的一霎那,霞顧不得羞恥,右手一把握住了他的兩個睪丸。
  他的睪丸很大、很飽滿,霞的一只小手都不能完全握住?;怕抑諧滔加昧σ患?,沒想到睪丸很光滑,霞又沒有把他睪丸上邊掐住,一擠之下,其中一只睪丸一下子就滾跑了。程霞心里一慌,無論如何這只睪丸再也不能讓它跑掉了。她右手使勁握住睪丸上方,讓睪丸完整地暴露出來死死地掐緊,騰出左手捏住這一個睪丸。
  霞原以為電影有些夸張,以為男人的睪丸是不會輕易捏碎的,所以用足了全身的力氣猛捏。沒想到只一下,就聽到「噗」的一聲,接著是總經理的慘叫聲,然后他就倒地不動了。霞絲毫不敢大意,怕他偽裝,右手抓著他的陰囊不放,用左手去尋找另外那個跑掉的睪丸,卻怎么也找不到。原來那個睪丸跑到了上邊,緊緊的貼著肚子藏著。
  程霞用左手把它摳出來,握住睪丸猛拽了幾下,然后緊緊地把睪丸擠在虎口的外邊,騰出右手使勁捏了幾下,右手畢竟力量大些,「啪」的一聲,另一個睪丸好象也爆了。霞握著陰囊不松手,仔細再摸陰囊里邊,那兩個橢圓、光滑的睪丸不見了,雖然還沒有捏成肉醬,但睪丸已經變成分散的幾塊肉了。
  程霞松了口氣,這才顧上看他的反應:他閉著眼,臉色雪白、冒出虛汗、剛才還非常粗大的陰莖現在卻又小又軟龜縮在陰毛中,兩條腿一抽一抽的,全身不停地顫抖。
  霞有些害怕,他會不會死呀?快跑。找到內褲,已經撕爛了,連衣裙也壞了。
  無奈,霞把內褲塞進包里,裸體圍上裙子,用大頭針簡單別上,就匆匆打的逃跑了。
  這個周末,程霞好緊張,吃不好睡不安,害怕總經理真的死了,公安局會抓她。好在風平浪靜。
  周一,程霞再也不敢去上班,打了個電話給一同被招進開發區的姐妹說是請假。那個姐妹卻悄悄告訴她說總經理住院了。萬幸,他還活著。程霞長長地出了口氣。不過,開發區是不能待了,總經理出院后自己就沒有活路了。程霞毅然決然地辭了職,離開了本市。
  那總經理雖然當時沒死,可不到一年,程霞就聽說他死了,是郁悶而死??上攵?,他一個堂堂的總經理,一個正值壯年的40歲的成熟男人,竟讓一個沒出道的小女生給捏爆了睪丸,從此后半生失去了做男人的尊嚴,他是何等羞惱!
  可這件事又不能張揚,又沒辦法對已經辭了職的程霞進行報復,他是何等地郁悶和無奈?他就在這無比的羞恥、憤恨、無奈、郁悶中死去。
  【全文完】